脳内モルヒネ
關於部落格
要開始努力了
  • 14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染色&水揚(水揚封面彩稿確定*7/7)


  他找不到自己活著的目標。他無法像其他人那樣,即使是盲目的目標也無所謂,只要能有藉口讓自己存在就好。

  只能知道是他不能離開教團,儘管說起來他和教團內的人事幾乎沒有關係,銜接起兩者的只是他的對惡魔戰鬥力,可是他無法脫離此處,因為他若離開這裡將無處可去。

  他正想就這樣默默踏出教團大門,卻被人拉住。


  「出去了,你還會回來嗎?」

  「……就算不回來,又與你無關。」

  阿優這個笨蛋,要麼就隱藏好一點,別從頭到尾眼睛都是濕的。

  拉比也不管四下人群進進出出,突然將神田打橫抱起。神田反應不及驚呼一聲,引的旁人紛紛側目。


***


  「混蛋,放我下來!」

  「你腿受傷了不能走我抱你。」

  「該死我好的很!放下!」

  「你的腰閃到了最好不要亂動。」

  「放開!小心我真的會打斷你脊椎!」

  「在你骨折好之前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你可以用說的就好嗎?」神田掙扎著想要脫開繩子的束縛,但是拉比綁的很緊。

  「只是用說的,你根本感受不到。」聲音、眼神都已經不足以表達那些難以形容的感情時,他只能訴諸原始的方式來表達,把說不出口的感覺直接宣洩入對方體內。

  或許這樣過於粗暴無理,可是拉比想不到其他的方法困住這個甚至不知是否可稱之為情人的情人。他們之間有著情人會有的語言,也有著情侶會有的行為,可是對方的心思卻總是想逃離他。

  見神田滿臉通紅,拉比輕啃他胸口的力道也加重了。紅色髮絲不斷在深色梵字上起伏,細小的汗珠滑下,全被拉比舔入口中。

  「阿優真是不管哪邊都敏感。我平常太客氣了嘛!」拉比笑著觀賞自己的傑作,邊加重手握放的力道,拇指依舊死壓住那唯一可以出來的小孔,等著神田求他。

  雙手被綁死根本無法抵抗,腳也被拉比的身體卡住,神田怎麼踢蹬都沒用,何況越是亂動越是增加下腹火熱的異樣感,那樣急於奔騰而出的灼度只能不斷往下身集中,卻被拉比堵在出口前,除了從口中溢出不成串的呻吟,根本無法宣洩。淚水不知何時偷偷掉出眼眶,抽噎的聲音渲染上艷色,更是惹人想要折騰到他泣不成聲。



└節選文章(性調教文)試閱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